酉時腎經養生

 
酉時腎經養生
酉時,
17:00---19:00,腎經

腎經起於足小趾之下,交於足底心及腳內側,繞過內踝(內腳眼),沿著小腿及大腿的最內側,上行至脊骨的最底部,並進入體內,與
聯繫,出於盆骨,沿著腹部上行至胸上方(內鎖骨處);另一支脈則在體內從腎上行至肝、橫膈膜、肺、喉嚨直至舌根部。此外,另一小支脈從肺部分出,與心及心包相連接。分佈於足心、內踝後、下肢內側後緣、腹部、胸部;起於湧泉,止於俞府,左右各27穴。

腎經的病候包括咳嗽、氣喘等與腎主納氣的功能有關。腎,除了泌尿系統的功能,腎更負責控制生殖、內分泌及神經系統的功能。腎為水火之臟,如缺乏腎的溫煦和滋養,便會出現水腫、便秘、腹瀉等症狀。此外,循經的部位如腰部及喉嚨的疼痛都顯示腎經的問題。《難經.三十六難》認為左側為腎,右側為命門。腎主陰,屬水;命門主陽,屬火。故腎又有“水火之臟”之稱。通常所說的“真陰”就是指的腎水;“真陽”就是指的腎陽,或稱“命門之火”。

「腎藏精」,按中醫理論,精是與生命關係最為密切的物質,精是生長發育及生殖的物質基礎。透過藏精,腎掌管了人體的生長發育。例如,藉著腎氣及精的作用,女子有懷孕生育的能力,青少年會發育成熟,步入成年,而年老虛衰亦是腎精減退的表現。隨著年齡增長,腎氣會逐漸衰退,活力亦會相對減弱,這便是中醫用以解釋人體正常的衰老過程。

「腎主水」,透過調節身體水液的分布及排泄,腎負責全身水液的代謝工作,即所謂「腎主水」,傳統地,這作用稱為「蒸騰氣化」,它被稱為「蒸騰氣化」是因為腎將有用的清液分開,並將濁液排出體外,成為尿液。

腎對身體水液的平衡及運行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水液首先由胃接收,這過程稱為受納,然後清液會被分開,濁液則被送往小腸大腸,這過程與脾的運化功能配合,繼續將清液往上輸送至肺。肺以宣發的功能將清液輸送全身,並以肅降的作用將濁液輸送至腎。然後腎會將清的部分及濁的部分分開,透過蒸騰氣化的作用,清的部分會化為氣,並輸送至肺,重覆水液循環,最後的濁液會輸往膀胱,成為尿液排出體外。

「腎主納氣」,「納氣」指固攝、受納。透過納氣的功能,腎在身體吸氣時,使清氣的吸入﹝即自然界的空氣﹞有一定的深度。雖然呼吸功能主要倚賴於肺,深呼吸卻倚賴腎的納氣功能。若腎不納氣,則會引致呼吸表淺、動則氣喘等呼吸系統的問題。一些慢性哮喘的疾病亦與腎不納氣有關。

「腎主骨生髓,其華在髮」,腎藏精,精生髓,而髓則負責營養及製造骨骼。因此,骨的生長及再生倚賴於腎精的滋養。有些小童由於先天的腎精不足,會出現骨骼發育不全,腦門遲閉等。中醫認為齒亦是骨的一部分,故牙齒疾病有時亦是腎虛的表現之一。《靈樞.海論》說:「腦為髓之海。」故腎直接和腦、髓、骨的生長,發育和功能情況有關。

頭髮倚靠著血的滋養及腎精的化生,如前所述,腎藏精,精化血。若精與血都充足,頭髮會顯得健康有光澤;另一方面,頭髮脫落或頭髮的疾病亦可能是腎虛或血虛的結果。

「腎開竅於耳及二陰」,聽覺功能亦倚靠著腎精的滋養及充足。腎精不足會致耳聾耳鳴等聽覺問題,此外,生殖器官或尿道的疾病亦可能是腎的健康失調的表現,並引致尿頻、遺尿等症狀。

「腎陰虛」的主要症狀有﹕腰膝部位酸痛,頭暈或耳鳴,聽力下降,口乾咽燥,煩熱,手足掌心發熱,晚上出汗,大便乾結,男子遺精。脈搏細弱無力或脈搏細弱快速。舌體紅,舌苔少。

「腎陽虛」的主要症狀有﹕腰膝部位酸痛或疼痛寒冷,畏寒,四肢冰冷,精神萎靡,小便不順暢或失禁遺尿,男子性功能下降,更可有陽萎,女子不能懷孕,有時還出現水腫。脈搏細弱或要重按才能觸到細弱的脈搏。舌體胖大,有白色舌苔。

腎陽虛與腎氣虛的臨床表現很接近,但也有區別;腎陽虛的症狀,往往出現明顯寒症,如腰部冷痛,畏寒,四肢冰冷等表現。腎氣虛則沒有這些寒象,不過腎氣不足亦是臨床辨証常有的症候,氣虛使腎臟未能固攝或封藏功能不足時,就會表現有腰酸乏力,小便頻頻、清長,大小便失禁,遺尿,男子泄精,女子流產等稱為腎氣不固的症候。

實際上腎氣虛與腎陽虛是程度不同而已,腎氣虛若沒有得到改善,可以發展為腎陽虛;反過來腎陽虛經有效的治療,可以轉化為腎氣虛,繼而漸漸痊癒。

「腎主伎巧」,《素問.靈蘭秘典論》:「腎者,作強之官,伎巧出焉。」“作強”,“作”指動作或工作,“強”應作負荷能力來理解。“作強”有耐重勞,動作輕勁有力的含義。“伎巧”就是精巧靈敏。腎之所以有這樣的作用,是和腎的藏精,主骨,生髓的作用分不開的。凡腎氣充旺,精盈髓足者,不但精神健旺,精巧敏捷,而且筋骨強勁,動作有力。反之,腎虧精虛髓少的人,往往腰酸骨弱,精神疲憊,頭昏健忘,動作疲懶遲緩。

「腎主先天」,這是從腎的生理功能對人體的重要性而言。因為腎不僅有藏精,主骨,生髓、供給各部器官熱能等重要功能。而且腎氣的盛衰,又直接和人的生長,發育,衰老和生殖能力有關。前人把腎稱之為“先天”,或者叫“腎主先天”,“腎為先天之本”,說明腎為發育生殖之源。故嬰兒出生以後發育方面的障礙,如“五遲”(站立,行走,長髮,生齒,說話都比正常嬰幼兒要晚得多)。“五軟”(頭項,口,手,足,肌肉均痿軟無力)、“解顱“(頭縫裂開不合、前囪寬大)等症,都認為和腎虛,先天不足有關,而在治療方面往往以補腎為主。

「腎藏志」,《素問.調經論》:「腎藏志」。“志”古通“誌”,指記憶力,因腦和髓均為腎精所化,故腎虛患者,每多健忘。一說“志”有專意而不移的意思。一個人的志氣大小,智力高低,實際上都跟腎精足不足有關。小孩子腎精充足,所以他的志氣就特別高遠。現在有些成年人,已經沒有什麼遠大的志向了,只想多賺錢維持生計,比別人過得好一點就可以了,這實際上是腎精不足的表現。而人到老年,很多人會說,我活著就行了,什麼也不求了,這其實就表明你的精氣快絕了。

「腎惡燥」,《素問.宣明五氣篇》:「五臟所惡,....腎惡燥。」因腎主骨,生髓,燥則陰精受傷,腎氣耗損,骨髓枯竭,津液消灼,故有“腎惡燥”之說。

「腎主恐」,心中畏堪不安為恐。《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提到腎“在志為恐”。前人認為五臟的精氣相併於腎,如腎經經脈的脈氣不足,或腎水不足以及肝、心、胃的某些病症,均可能出現“恐”的證候。主要的還是腎本身的因素,因為腎水充則肝血足而膽壯,腎水虛則肝血不足而膽弱易恐。“恐則氣下”,恐的結果又能傷精傷腎,所以有“腎主恐”的說法。

「腎者胃之關」,“關”,可以體會為水液出入的關口。腎居下為“至陰之臟”,開竅於二陰,與膀胱相表裡。腎主水,在人體水液中起極為重要的作用。在通常情況下,水入於胃,由脾上輸於肺,肺氣肅降,水下流而歸於腎,這是水液由體外攝取以後在體內升降的大概過程。如腎氣不化,往往二便不利;二便不利則中焦燥滿,影響水液代謝。《素問.水熱穴論》說:「腎者,胃之關也,關內不利,故聚水而從其類也。」水液排泄障礙,積聚體內,就形成浮腫,而這種浮腫是由於腎的“聚水”發展而來的。

「腎間動氣」,又稱原氣,是兩腎間所產生的一種熱能和動力,實際上就是命門之火的作用。人體臟腑和經脈的活動以及三焦的氣化等,均有賴於腎間動氣的作用,所以說它是生氣之原,也可以說是生命的根源。

「腎合膀胱」,指腎與膀胱之間的相互關聯和影響,這種相合是臟腑互為表裡(腎為陰屬裡,腑為陽屬表)的關係,“腎與膀胱相表裡”,是通過腎和膀胱經絡之間的聯繫和某些生埋功能的相互配合而體現的,如膀胱排尿要靠腎的氣化作用。腎和膀胱病症的治療,可以通過這種“相合”、“相表裡”的關係互為影響。如治療小便不禁或小便不通,有時應從治腎著手,才能獲得良好的效果。

「酉時發低燒是腎氣大傷」,在下午17時到19時的時候發低燒,屬腎氣大傷。這裡涉及到發燒的問題,是發低燒好還是發高燒好呢?發高燒實際上還是氣血足的一個象。氣血特別足的話,才有可能發高燒。人成年之後發高燒的可能性就不大了,真正發高燒的都是小孩,他們動不動就可以達到很高的熱度,因為小孩的氣血特別足。而發低燒實際上是氣血水平很低的一個象,特別在晚上17時到19時的時候,如果發低燒,就屬於大傷腎氣。

那些人容易出現酉時發低燒的現象呢?一是青春期的孩子。青春期是人生當中的一個黃金時期。青春期的孩子剛剛發育,他們開始關注自己的身體,尤其是男孩子,如果手淫過度的話,就會腎氣大傷,就會發生酉時發低燒的現象。這裡就涉及到教育問題,我們的教育應該讓年輕人把對自己身體的關注轉移到對身心的修養上。中醫裡有一句話叫“欲不可早”,就是說慾望是不可提前的。過早地開始性生活,對女子來說就會傷血,對男子來說就會傷精。這樣將來對他們身體的傷害是沒有窮盡的。還有一類人就是新婚夫婦,如果縱欲過度的話,在這個時期也會出現發低燒的現象。

為什麼每天要吃鹽?」,我們每天都在用元氣來維繫生機,要靠什麼來調動腎精與元氣?就是鹽。中醫講鹹味入腎,故吃東西口味要清淡,否則會用太多元氣。許多人因壓力大、工作緊張,吃飯時口味越來越重,特別喜歡鹹味與辣味,此時表示元氣已大傷、腎精不足,需要靠這些有通竄功能之食物來幫助。

人活著每天都有消耗,消耗最厲害的就是腎精,腎精涉及色慾的問題,若縱慾無度,就是明耗腎精;若情緒不通暢、鬱悶或所謂意淫的問題,稱暗耗腎精,比明耗更加損害身體,若耗的太多,人中就慢慢變的扁平,身體就每下愈況。

「尿毒症」是一個可怕的疾病,得了這種疾病的人,由於不能正常的小便,因此,需要依賴俗稱的
“洗腎”方法,將身體內原來需要從尿中濾出的廢物利用血液透析設備排出體外。剛開始時每周一次,沒多久升高為兩次,最終每周三次,然後就需要等機會換腎,許多人卻因為等不到換腎的機會,結果失去了寶貴生命。

當我們為患者進行推拿保健工作時,通常發生病變的臟器其相應經絡在推拿時,患者都會特別痛。 
但是當我們為一些尿毒症患者進行相同的保健推拿時,卻發現多數患者在腎經的部位並沒有特別痛的感覺,從中醫的其他診斷方法進行診斷時,也看不出患者有腎臟疾病的跡象,反而是肺臟疾病的症狀正明顯些。 
  

 

經過一段時間的經驗累積以及病理分析,我們才發現原來尿毒症患者的病根本不在腎臟,而在血液總量的不足。西醫所說腎衰竭,實際上是一種結果,並不是原因,是指腎臟失去了功能。腎臟失去功能至少有兩種可能,一是沒有足夠的血液進入腎臟進行過濾,二是腎臟發生故障。

雖然腎臟和濾水器一樣,只是一些不容易壞的過濾機構,但是當人體尿液顏色變淡或減少或腎臟的檢查出現異常時,醫生卻認定是腎臟出了問題,沒有人認為是沒有足夠的血液進入腎臟進行過濾。

 

這是由於現有貧血的檢驗只用血液的濃度來代表血液總量的多少,並不能真正反應真正的事實,使醫生的判斷造成誤差,總認為血液總量是正常的,不會有“沒有足夠的血液進入腎臟進行過濾”的可能性。

找出尿毒症的病根,調養的重點就不在改善腎臟的功能,也不在控制喝水量,而是將不斷下降的血氣能量改變為不斷上升的趨勢,使身體的總血量不斷增加。

 

隨著血液總量的逐步增加,進入腎臟的血液也會逐漸增多,尿液也就逐步恢復,腎臟的功能也慢慢的恢復。

「尿毒症患者的養生保健方法」,由於這個疾病比較嚴重,因此,保健方法以養血氣為主,做法很簡單,就是

(1)敲膽經

(2)早睡早起

(3)按摩心包經。

    全站熱搜

    黃師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